陈于政的博客
关注经济,关注公平,关注公正,追求真理
http://18986767440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如松:本色

2017-06-11 20:37:06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推荐文章 | 浏览 1071 次 | 评论 0 条

长安自古称为十三朝古都。但作为古都的长安却不是同一个地址。周文王在沣河河西建造的都城叫丰京,周武王在沣河河东建造的都城叫镐京,因此,长安又古称丰镐。公元前350年,秦定都咸阳,咸阳却不是长安。定都咸阳以前的秦,都城是在栎阳,而栎阳,则位于现在西安治下的阎良区境内。所以,西安作为十三朝古都有些复杂。

西汉时期,长安成为中国大一统朝代的都城,这对于这座城市具有特殊的意义。后来,长安又成为很多小朝代的都城,直到公元582年,隋文帝杨坚命宇文恺在其东南侧营建新都大兴城(也就是后来的唐长安城),让汉长安城逐渐成为丰富的文化遗存,成为足以让人一唱三叹的历史遗址。

说到古长安,就不能不说刘邦,也不能不说娄敬,看看古代中华儿女是什么样。

刘邦和朱元璋都是农民皇帝,刘邦更是开创了农民皇帝的先河。很多人认为刘邦是个不学无术的人,恰恰相反,这是个有大胸襟、大智慧,可以开创大事业的人;是豁达大度、从谏如流的英雄人物,更是书生和将帅不可比拟的。否则,司马迁就不会留下“然王迹之兴,起於闾巷,合从讨伐,轶於三代,乡秦之禁,适足以资贤者为驱除难耳。故愤发其所为天下雄,安在无土不王。此乃传之所谓大圣乎?”的评价。

垓下之战后,公元前202年2月28日(按西汉前期以十月为岁首,同年二月在十月之后),刘邦在山东定陶汜水(今山东曹县北)之阳举行登基大典(也有人认为是在荥阳市汜水河北岸登基),定国号为汉,为汉高祖。可老人家虽然继了帝位,但都城的地址还没确定,没有都城,这皇帝当的也过于简陋。刘邦主要依靠家乡的子弟兵打天下,此时,这些人都成为了汉朝的重臣,都要发表自己的意见,自然也需要争吵一番。

刘邦从不喜好读书,估计对历史和地理也不太熟悉,自然也就拿不准主意。此时,一位草民开始出场。

娄敬是齐国卢(今山东济南长清)人。公元前202年,他被征为戍卒前往陇西戊边,就是到边防去站岗放哨,这是苦差事,陈胜也做过同样的工作。娄敬路过洛阳时,碰到了同乡虞将军,娄敬请他为自己引荐刘邦。今天的人们会想,这家伙简直是疯子,一个是皇帝,一个是到边防站岗的哨兵,皇帝的门卫都会将他打发了,见面是奢望。同时,一个戊边的小兵,自然穿的破破烂烂,同乡还好心劝他,让他换件好些的衣服,否则怎么能见皇上啊。娄敬却说到:“我穿着丝绸衣服来,就穿着丝绸衣服去拜见;穿着粗布短衣来,就穿着粗布短衣去拜见。我向皇帝贡献的是思想不是形象,我为什么要从外表上修饰自己呢?”

草民见皇帝,本身就没多少指望,如果再加上穿的像叫花子一样的草民,应该彻底没戏!如果在当代人看来,那就更没戏,因为大多是以貌取人。

这是一般人的想法,可刘邦老人家既不是当代人,更不是一般人,而是古代中华英雄人物。

刘邦不以娄敬是一介小民为怪,更不以娄敬的衣着而定取舍,接见了娄敬,并倾听了他的意见。如果今天您是数亿身家的老板或者是省市地方大员,会会见一个衣着破烂、即将去边防站岗放哨的小兵并倾听他的见解吗?估计比较难,忙是最合适的理由。所以,历史上只有一个刘邦。

刘邦的手下主要是关东特别是丰沛人士,已经初步决定定都洛阳。司马迁记叙下了当时娄敬令人荡气回肠的语言,最终改变了刘邦的决定:

娄敬说:“秦地被山带河,四塞以为固,卒然有急,百万之众可具也。因秦之故,资甚美膏腴之地,此所谓天府者也。陛下入关而都之,山东虽乱,秦之故地可全而有也。夫与人斗,不扼其亢,拊其背,未能全其胜也;今陛下入关而都,案秦之故地,此亦扼天下之亢而拊其背也。”

刘邦自然听得懂娄敬的语言。然后又问张良,张良说:“洛阳虽有此固,其中小,不过数百里,田地薄,四面受敌,此非用武之国也。夫关中左肴函,右陇蜀,沃野千里;南有巴蜀之饶,北有胡苑之利。阻三面而守,独以一面东制诸侯;诸侯安定,河渭漕挽天下,西给京师;诸侯有变,顺流而下,足以委输;此所谓金城千里,天府之国也。娄敬说是也。”张良完全赞成娄敬的见解。

刘邦一贯果断,听完娄敬和张良的见解,立即“即日车驾西都关中”,汉长安就此成为西汉的都城。

一个出身卑微的草民,能有高出庙堂之上衮衮诸公一大截的见识,一个身份卑贱的戍卒,敢于面对包括皇帝在内的一堆大人物,发表自己独具慧眼的见解,或只有娄敬!作为皇帝,可以召见一个衣着破烂、即将戊边的小兵已经是开明,倾听一个草民的意见展现了他的睿智,而果断接受了这个小民的意见就是英明!

有刘邦,才有娄敬;有无数娄敬这样的人,就必有“刘邦”这样的英雄。

由于定都有功,娄敬被赐予刘姓,并拜为郎中。西汉时期的郎中和后来泛滥成灾的郎中不同,属于皇帝的侍从官,随时给皇帝提建议并被皇帝差遣,是仅次于尚书、侍郎、丞相的高级官员。按现在的定义来说,应该是皇帝的顾问或特使之类。由此可见刘邦的识人之能和胆魄。但对于娄敬与刘邦的二人转来说,这仅仅是开始。

公元前200年,韩王信(不是韩信)与匈奴勾结,准备联手进攻汉朝,刘邦亲征。为了摸清敌情,刘邦派出的侦探有十余批,匈奴故意隐藏壮士烈马,而将老弱病残放在阵前,侦探回报的结果都是汉军可以出击,并一举战胜匈奴。但刘邦依旧不放心,基于对娄敬的信任,再次派他去打探虚实。

刘敬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,回来之后对刘邦说:“两国交兵,正常的情况下,应该炫耀显示自己的长处以此来威慑对方。可是,匈奴却不这样,其中一定有诈,估计他们准备出奇兵来争取胜利。我以为此时攻打匈奴凶多吉少。”此时,20万汉军已经开拔出征,刘邦喜欢骂人,大骂刘敬道:“你这齐国杂种,凭着两片臭嘴捞得官做你就翘尾巴,今天竟敢胡言乱语阻碍我的大军。你知不知道,我的二十万大军已经出征!”于是,刘邦以“打击士气,扰乱军心”为由,将娄敬关进了大牢,意思是回头再收拾你。刘邦率领大军继续北上。

刘邦骂人是稀松平常的事情,对于挨骂的人来说,未必就完全是坏事。基于此时大军已经开拔北进,或许刘邦认为更应该是有进无退,激励士气,娄敬撞到了枪口上。

如果刘邦可以知道白登之围的结局,就会放弃激励士气、有进无退的念头,而是立即让20万大军固守,徐图良策。

结局很清楚,白登之围中,刘邦被围七日七夜,汉军遭遇惨败,最终靠陈平的计策逃了回来。

一般人会想,刘邦此时没面子再见娄敬,何况自己是皇帝,面子可丢不得。一般人认为面子很值钱,但刘邦却不把面子当回事。败逃回到拘禁娄敬的广武之后,刘邦马上释放娄敬,并当面认错说到:“我不听您的意见,因而在平城遭到围困。我已经把前面那十来批出使匈奴说匈奴可以攻打的人都斩首了。”于是赏赐娄敬食邑二千户,封为关内侯,称作建信侯。因为这样的胸襟,所以刘邦是汉高祖,而官渡之战后杀掉田丰的袁绍,只能是一路诸侯,最终被曹操抄了老家。

我们经常将这个民族成为汉唐,刘邦就代表的是大汉的胸怀,因为有这样的胸怀,像娄敬一样的贤士都不会、也无法埋没,可以各领风骚,为了这个民族而建功立业;而唐太宗、唐高宗、武则天的胸襟更让后世的中华儿女激情澎湃,否则李白怎么可能写出无数充满豪情壮志的诗句?

汉唐,代表的是中华的自信、豪迈,以内心充满自省的方式展现自己的雍容与华贵,这才是真实的中华。

今天,面对这样的先祖,还残留有些许愧疚之心吗?

文章作者:如松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iudaoblog.com/rusong/115605.html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宗教的本质是公平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路权凭什么碾压人权?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天边的云

草根一枚。吃老百姓的饭,操中南海的心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